在台灣等德國學生簽證對留學生來說就像男人去當兵、女人生小孩一樣難熬。

六年前,我也為了這個簽證不知道失眠了多少夜;六年過去,在版上看到似乎更加艱難。

所以,想在這裡記錄當時整個簽證被刁難到結束的經驗。

 

2008年年底決定要報考2009音樂院冬季入學學程(10月開始上課),所有的報名表,都在2009年二月底左右繳交出去。

當時報了三家音樂院的考試

a. 科隆音樂院 考試日期是6月14日(的樣子)

b. 柏林音樂院 考試日期是7月1-3日

c. 卡爾斯魯爾音樂院 考試日期7月20日

 

當時官方表示申請學生簽證須要6-8個禮拜,但考試邀請函四月初才收到;

算算日子很趕,所以有跟德國在台協會在三月的時候詢問,這樣是否能來得及。他們說不是沒有可能,所以我就等到考試邀請函後馬上送到台北。

(考試邀請函三間都寄到台北)

同時,我也打電話給學校詢問能不能用旅遊簽先過去考試。科隆音樂院告訴我,如果這樣被抓到,有可能會被取消考試資格,所以我還是乖乖等簽證。

(不過很多人都是拿旅遊簽去考,大家自己斟酌吧)

另一邊,我也打電話到科隆外事單位(照三餐打)告訴他們我的情況,請他們早點發簽證。

6/10左右在台辦事處通知我和父母其一上台北做經濟擔保;隔三天科隆外事單位告訴我,簽證已經好了,可以去領。

那時我已經放棄考科隆音樂院(因為根本來不及),想說用科隆簽證,至少還可以報考另外兩間。

6/14打電話到台北,詢問簽證時,他們先告訴我可以領了;過了一個小時告訴我,科隆外事處臨時把簽證收回去,因為考試日期已經過了。

(這明顯就是在台協會沒有確認好,當時台灣時間早上九點,過一個小時也才十點;最好德國外事單位會突然把簽證收回去)

等到德國上班時間,我馬上打電話給科隆外事單位,他們告訴我,我的文件已經寄到Karlsruhe.

當我說我還有柏林要考的時候,他們講出令人抓狂的那句話:Es tut mir leid.

 

過了一個禮拜(大概是六月底)我打電話問在台協會還有Karlsruhe外事單位

(噢,當時兩邊的等待鈴聲我都會唱了)

在台協會永遠個答案:

1. 你的簽證還沒到喔~

2. 我們不能主動聯絡德國

而Karlsruhe告訴我,我的文件根本沒到(聯絡上KA外事單位已經又過了好幾天)

聯絡科隆,科隆說早就寄了;不然可以請台灣再補寄一次。

當時離柏林7/1的考試只剩兩三天,於是打電話到台灣在台協會,告訴辦理小姐,當時他們永遠不會告訴你要怎麼處理

只能跟你說:我們不能主動聯絡德國。

或許攸關政治,我可以理解;但在台協會當時的態度就是端著咖啡、吃著餅乾告訴你:

噢~我們什麼都不能做喔。

(去辦文件的時候,某個辦理小姐還真的端咖啡、吃餅乾幫我收證件、跟我講話 當時整個很火)

火大之下要求跟他們德國主管說話,因為我不認為在台協會有真的站在我們的立場,或是試圖或釋放一些善意。

於是用不是很靈光的德文,一股腦的跟他們德國主管說:

您知道,我7/1-3在柏林有考試。你們全辦公室的人應該都知道我是誰,畢竟只要喂一聲,您的同事就轉到負責該案件的人。

既然這樣,難道沒有任何辦法讓我去考試嗎?

他:噢,我們不能主動聯絡德國!@$@%^#*(之類的,年代久遠)tut mir leid 

我: 那至少能不能告訴我,我的文件到底在哪?為什麼寄了兩個禮拜還到不了?柯隆到卡魯的距離相信您是知道的

他:因為文件可能要先轉慕尼黑在從慕尼黑轉過去(下略)所以我也不知道您的文件在哪

我:(忘了到底說什麼,反正很激動)

他:好,那我給你7/1-3的簽證,就三天

我:我考試都7/1-3飛都不夠,至少給我一個禮拜

他:就三天!

我:不用您的好心了。再見。

 

後來,我火力全開攻Karlsruhe

每天醒來先打給在台協會,德國時間到打給Karlsruhe外事單位

很幸運我有一位德國友人剛好住外事處附近,他在星期一 (7/13) 去了外事單位

眼睜睜的看我的簽證傳真過去台北

7/14 我打電話給在台協會,他們說他沒收到任何東西(X)

7/15 朋友有事所以無法去卡魯辦事處

7/16 朋友再度眼睜睜的看簽證再度傳真過去,他特別強調,他確認兩次

7/17 等在台協會開門後半小時打電話過去 (在台協會真的不會主動,即使他知道你的case多麼緊急)

        在他們左摸又摸10分鐘後跟我說簽證到了

        早上馬上搭高鐵去在台協會,回高雄整理行李,當天下午買機票、晚上飛

 

這就是我的血淚史,即使現在回頭看,還是很生氣。

我可以理解在政治或是什麼鬼政策下他們無法主動連繫或通知德國(但我也覺得這有點....)

生氣的是在台協會冷漠的感覺,讓我覺得被往下看、不尊重、不在乎

或許對在台協會來說,我們只是萬萬件case中的其中一件

但其實這一件件case都成載的好多人的夢想跟期待。

所以我想重點就是不停的積極打電話,嘗試到最後一刻,該硬的時候,請把華人溫良恭儉讓拋在一邊;

因為我們等的不是簽證,而是那麼僅有一次的機會

這樣的辛苦跟煎熬,到現在我還是能深刻的感覺到。

 

現在,每次自己在軟爛的時候,那時候的折磨就會提醒我,真的要珍惜在德國的時間和一切。

還在等簽證的朋友辛苦了,順利得到簽證的朋友,真的要珍惜啊!!

簽證順利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(菸)

 

攻略一: 德國不接電話是正常,所以請一直放著,放到/響到德國人受不了而接起電話

不要覺得這樣會不會打擾。不會!!而且照三餐響他!

攻略二: 如果有在德國那個城市的朋友,而你們交情夠好,請拜託他。然後好好謝謝人家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iebermenteLargo 的頭像
LiebermenteLargo

壯妞的馬鈴薯日記

LiebermenteLarg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